訪談中,Berlin Chen 老師的言談裡蘊藏著一種不溫不火的專注與熱情,神情中隱隱透露出自己身為「師大人」平和寬大的學術底氣。華碩 AICS 團隊成員們口中常提起的 Berlin 老師陳柏琳,在2001年取得國立臺灣大學資訊工程博士之後,繼續貢獻於教育和學術研究,目前任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資訊工程系專任教授兼系主任,更是專精於語音辨識、自然語言處理、機器學習的領域專家。

在談到台灣的教育與產業的合作時,Berlin 老師強調,「台灣的人才素質其實非常優秀,但最重要的是要能引起他們的熱情,從專注到專精,對自己所處領域的發展要有耐心,而在確定了目標方向後,用最大的速度優勢前進,才能夠讓絕佳的創意獲得實現。」

使用,才是最好的驗證

在與不同的產業合作經驗裡,Berlin老師認為最大的鼓舞,其實是能從各領域的應用場景中,看到業界對技術的各種渴望和想像。雖然人工智慧的技術發展,目前跟萬能的強人工智慧相比仍還有一段距離,但已經足以滿足許多產業的實用需求。特別在Berlin老師專精的語音辨識應用領域,「即使在人才的培育上難度較高、相關資訊的處理程序也較為複雜,但是基於人工智慧的語音辨識技術,必須要能更努力地將它推展與融入到日常生活的真實環境中不斷試煉,才能激發技術創意和延伸應用觸角。」

當初是在什麼樣的際遇下,成為華碩的顧問?

會與華碩AICS團隊結識,起初是因為有好幾位學生都在這裡任職,並且經由副總泰一的邀請,有了初次的會談。而在後續的幾次合作討論中,也受到其理念而打動,「很難得在業界有這樣一個品牌公司,願意投入資源去擘劃一個具長遠影響力的創新」。既然 Berlin老師在技術研究和教育學術領域的深耕已久,「那何不將經驗貢獻出來協助業界,去解決不同領域裡實際在面對的問題」。而在AICS團隊擔任顧問的時間,也從原先參與例行會議討論,隨著參與的深度和重要程度增加,調整為目前每週固定一天與會,在公司環境裡和團隊一起近距離共事。

華碩發展AI的三項優勢:人才、品牌、技術

談到從學術領域的角度,怎樣看待產業的發展?Berlin老師也贊同施董事長的看法:由於台灣在硬體製造的獲利空間逐漸受到限制,華碩人也開始感受到一股共同的危機意識,認為更要在軟體領域與服務思維多下功夫,才能面對挑戰。Berlin老師認為,雖然市面上已經存在有各式各樣基本的解決方案,但現階段看來都只能解決簡單的消費性問題 (Low-hanging Fruits);並且這類的 Off-the-shelf 解決方案雖方便取得,但只要遇到複雜廣泛性的問題,特別若牽涉到資訊安全、個資管理、法律規範和產業整體生態體系時,仍會受到重重的限制。站在戰略思考的角度上來看,這不是長久之計;而且對於台灣在國際上的競爭力來說,更將會造成長期的影響。所以,我們是不是可以試著跨出原先的硬體本業思維模式,走上一條更為 Substantial 和Practical、且更屬於華碩的軟體研發道路?對於既有的市場品牌和產業技術優勢,進行資源整合與更有效的運用,透過試煉驗證和累積經驗,水到渠成,能夠處理各種領域裡複雜商業問題的解決策略。這不僅對業界有益,還能為學術和產業發生緊密連結,也是同時身為教育工作者的Berlin老師所非常樂見的。

人才,是AI轉型最重要的資產

因此,Berlin也鼓勵團隊成員們,想要找出好的商業題目、指出好的解決策略,平時可以透過廣泛的閱讀、多與不同領域的人群互動,走出同溫層、擴大舒適圈,重視生活體驗,這些都是平常很容易就可以做到的累積方式。「儘管研發能力不輸外國,但台灣的人工智慧產業人才,必須放眼國際市場,並做出更特別的區隔,藉由專精和具體實際的商業成果,以達成軟體產業的轉型。」同時,台灣不能過度依賴他國的方案,因此也有必要投入自主研發的道路上,並確保技術來源的安全與穩固。對目前華碩AICS團隊最需要的,則是快速吸收經驗,並加以傳承與轉化,在人才培育和效能發揮之間做出最好的平衡。這些需求,也都將需要透過實際商業場景的使用設計,回歸到人本、社會面、經濟面真實而深刻的需求,才能累積實證經驗,產生加乘效用。

雖然轉型這條道路必然不輕鬆,但是若不發自深層自我改變,則將來可見的風險將更加巨大。華碩AICS團隊也必須走得更加努力,匯集眾人經驗與智慧,為台灣產業轉型的豐碩未來奠下基礎。「以使用為驗證,專注、耐心、速度」這是身為一位人工智慧領域專家,同時也是教育工作者的Berlin老師,在這次訪談裡,給我們帶來的溫柔提醒。


撰文/張景智

原文刊登在此